首页 | 网站地图 | 联系我们 | RSS订阅 | 
 
 
站内检索
 
 
通知公告 | 工作动态 | 国防科技发展 | 科普知识 | 军工文化 | 许可办理 | 办事指南 | 视频点播
政策法规 | 专题专栏 | 重大科技工程 | 国际合作 | 图片报道 | 图文直播 | 资料下载 | 在线刊物
“峥嵘岁月 竞显风流”——三线文化遗产调研四川线散记
[ 发布时间:2016-11-14 ]   [ 信息来源: 《国防科技工业》 ]  [ 字号: ]

国防科工局新闻宣传中心 罗东明

  “三线建设”这个词,于如今的90后、00后而言,仿佛遥远。然而,回朔50年前,它却是一个影响整个中国的巨大变迁。在上世纪的60年代,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根据当时国际形势日趋紧张的态势,为加强战备,逐步改变我国工业生产布局,开始进行了为时长达17年的战略大建设,最终在我国的西部地区,形成了以攀枝花、六盘水、成昆铁路等一系列令世人瞠目的人间奇迹。

  岁月悠悠,50多年后,国务院参事室汇同中国国史学会组织了“三线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状况调研”,首期赴四川省考察,我也有幸得以厕身其间。总计8天的行程,感触颇多,用领队徐嵩龄参事的话来讲就是“一路行走一路感动”。

  “花是一座城 城是一朵花”

  不错,这句话指的就是攀枝花这座城市。说起这个攀枝花市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党中央的关注度可谓首屈一指。毛主席曾说“建不建攀枝花,不是钢铁厂问题,是战略问题;攀枝花建不成,我睡不好觉。”成千上万的建设者,响应“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”,以“好人好马上三线”为自豪,来到西部荒凉的山区,拉开了新中国工业化进程的帷幕。

  攀枝花市顺金沙江流域山势而建,为开发攀西地区储量丰富的钒钛铁矿资源,建设指挥部便选择了北岸一块原有七户农家的坡地,以此为基础,硬是在方圆2.5平方公里的丘陵地带建成了现在的攀钢主体,一个大型钢铁联合企业。在国外,一个同等规模的钢铁企业,占地一般都超过10平方公里。1981年,攀钢的整体设计被评为“国家级优秀工程设计”,也被人们形象地称为巧夺天工的“象牙微雕”钢城。

  在攀枝花市政府安排下,我们调研组一行也来到攀钢,参观了正在热轧成型的100米长高速铁轨生产线。在厂区,可看见这样一段话“攀钢标准就是世界标准。攀钢在钢轨领域的高端技术以及产品的良好性能得到国际认可。攀钢以世界钢铁协会主席国身份,修订了钢轨生产的国际标准,将攀钢标准升级为世界标准”。

  那一刻,我为攀钢自豪,也为新中国自豪!

  嘿!老朋友

  我们的第二站是西昌。

  西昌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首府。凉山自古以来就是通往祖国西南边陲的重要通道,是古代“南方丝绸之路”的必经之地。1935年,中央红军北上长征时,在凉山州会理县召开了著名的会理会议,从而调整战略转移方向,并在冕宁县彝海与当地首领歃血结盟,使红军得以迅速通过彝区,胜利抢占安顺场飞夺泸定桥,冲出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。这段故事,从现在来看,堪称是军民深度融合,发展创新的光辉范例。在上世纪90年代,还被拍成电影《彝海结盟》,这也是彝族人民对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具体体现。

  经西昌驻军同意,调研组一行来到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。一迈入中心大门,就见两座巨型火箭发射塔傲然耸立。但我总觉得其中的2号发射塔似曾相识,基地的技术人员介绍完毕,我顿时释然,原来他真是我的“老朋友”。

  今年4月,为庆祝设立首个“中国航天日”暨纪念航天工业成立60周年,作为行业军工文化的组成部门,我曾深入湖北省武汉市武昌造船集团,调研了解船舶工业对航天工业的支持作用。在那里,武船的同志给我讲述了他们如何克服困难,为西昌卫星基地建造火箭发射塔的故事。回京后,我将该故事作了梳理,以《铸造通天塔的大师》为题,发表在今年《国防科技工业》第六期上。

  哦,老朋友,终于见面了。你这个获得了中国建筑界最高奖——“鲁班奖”的大高个!握个手,哦,不行,你太大了,那就合个影吧!朋友相聚,理应如此。

  大渡河畔铁道情

  汽车在大渡河峡谷内蜿蜒而行,一边是笔陡的悬崖,另一边又紧贴山壁,不知过了多久,汽车突然顺山势作90度直拐,再穿过约500米长的一段隧道,映入眼帘便是九个红色大字“铁道兵博物馆——吕正操”。

  铁道兵,曾被朱德总司令誉为“人民铁军”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以铁路建设为核心职能的特殊兵种。它诞生于辽沈战役前夕的1948年7月,退出现役在1984年的1月。由于有了铁道兵,在解放战争时期,有力地保障了解放大军的物资供应。抗美援朝时期,英勇的铁道兵指战员更是面对强敌绞杀,建起了一个“打不烂、炸不断”的钢铁长龙。可以说,从大兴安岭到五指山下,从长城内外到天山南北,祖国处处都留下了铁道兵的足迹,洒下了铁道兵的汗水。

  铁道兵历史演绎在全国,浓缩在成昆线。成昆铁路是铁道兵铁路建设的杰出成就。成昆线穿过的大渡河大峡谷被誉为“地质博物馆”,地质结构极其复杂,施工难度极大。史载,成昆铁路线上第一座大型隧道关村坝隧道贯通时,中央军委曾发来贺电。1965年11月12日,邓小平同志也曾亲临关村坝隧道视察。我们所参观的“铁道兵博物馆”就座落在这个著名隧道的上方。

  该博物馆整体布置以“梦幻的记忆”为主题,设计出强烈的时空置换感,既有铁道兵艰难修路的场景模拟,也征集了大量的实物、图片、原件,完整地勾勒出铁道兵这一兵种在三十八年的现役阶段中,为国家为民族,在铁路建设中所立下的丰功伟绩。

  馆内的整体布置,尤使我感觉自然、真实。这一方面是布置体现了“风餐露宿,沐雨栉风,铁道兵前无困难”的英雄气概,另一方面布置也体现了“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铁道兵前无险阻”的雄才大略,充满了正能量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博物馆内也以平民视觉,收藏了一些普通战士的家信,奖状、烈士证等。如果能仔细研读,当可以深入了解那一代年轻人的思想状况,明白他们为祖国为人民奉献牺牲的道理了。

  想一想以后我要参与修缮的军工博物馆,还真有老师需要请教呢。

  惟有崇敬

  我们此行调研的最后一站是绵阳,重点参观“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部旧址”。

  该旧址位于梓潼县郊区,据展览馆馆员介绍:1969年,经中央批准,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内迁四川,院部定址于四川省梓潼县,该单位是我国核武器的主要研究单位,国家“两弹一星”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共有九位元勋曾在此工作过,堪称共和国的脊梁。

  参观完主展厅,对中国工程物理院对国家与民族的贡献有了了解。随后出门,顺台阶拾级而上,不觉来到了一片平房区,门前的空地上树起了一个人的半身铜像,下刻鎏金“两弹元勋邓稼先--张爱萍”。碑文介绍此房屋曾是中国工程物理院院长、“中国原子弹之父”邓稼先的住宅。

 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,除了门口的一间警卫员卧室,邓稼先的卧室只有不到20平方米,卧室内摆放着一张油漆斑驳的旧钢丝床,占据了卧室的一部分。据介绍,这就是邓稼先院长长期生活了16年的地方。

  我仔细地打量这张床,它看起来和四川普通人家的家具相当,甚至还简陋些。难以想象,在川东北梓潼农村的日日夜夜,作为我国顶级科研部门的一把手,就是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,夏斗蚊蝇,冬战阴冷,常年一个人生活工作在此,领导全院科技人员克服千难万阻,完成了核武器的小型化、实战化,为整个中华民族撑起了腰杆!

  这就是邓稼先,一个践行“两弹一星”精神的楷模,一个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的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。

  有句话叫:于细微处见精神,于平凡处见伟大。在参观的时候,我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语言来表述心情,惟有崇敬!

  返程坐在车上,和同行的王静霞参事交流感想,在和先生交谈过程中,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关于择业的一段话浮上脑海:“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,我们就不会为它的重负所压倒,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出的牺牲;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,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,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,但将永远存在;而面对我们的骨灰,高尚的人将淌下热泪。”

分享: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
 


主办单位: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 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   邮编:100048

承办单位: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新闻宣传中心  信息报送邮箱:webmaster@sastind.gov.cn

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  版权所有   网站标识码:bm63000003   京ICP备11007804号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21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