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| 网站地图 | 联系我们 | RSS订阅 | 
 
 
站内检索
 
 
通知公告 | 工作动态 | 国防科技发展 | 科普知识 | 军工文化 | 许可办理 | 办事指南 | 视频点播
政策法规 | 专题专栏 | 重大科技工程 | 国际合作 | 图片报道 | 图文直播 | 资料下载 | 在线刊物
记中国核建驻陕西旬阳县李家台村第一书记刘满堂
[ 发布时间:2016-07-15 ]   [ 字号: ]

  
小山村大书记,小心愿大情怀
  
——记中国核建驻陕西旬阳县李家台村第一书记刘满堂
  
国防科工局青年调研组
  

 

  生命是一次旅程,不论精彩还是平淡,沿途的风景总会不时在心底激起涟漪。有些人,会因阅历的累积而变得厚重与温润。那是对责任、使命重新思考后的人格升华,是对人生有了更深理解与感悟的精神蝶变。
  
  旬阳,这座位于陕南的小县城,因汉江水的蜿蜒流过而被分成东西两块,从高处俯视,形状像极了道家的阴阳图,山上庄周梦蝶和老子骑青牛出函谷的雕像,更给景色凭添了空灵散淡的韵味。站在雕像前,刘满堂低声诵读着石壁上一段关于道的文字,神情肃然。一转身,他的脸上突然放出光芒,手向远处指点,“如果我们的设想能够成功,从这里到王家山都会有路相连,那边还会建立廊桥。来旬阳游玩就会变得非常方便。这些山将成为花果山,吸引来更多的游人”。飞扬的神采、自信的语气,与跳出乡村、关注全县的眼光浑然一体,透露出他不一样的气质。
  
  过往经历造就的一个人的内在底蕴,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,不管环境发生了怎样显著的变化,也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与新的人群打成一片,开启崭新的生活状态。
  
  素来低调的刘满堂,自去年9月以来已在李家台村前村后的角角落落留下了足迹,与村民们熟络得好像一家人。但对这位由军工集团来到小村庄的大书记,人们还是在亲近中不由自主地多了一份尊敬与折服。
  


图为刘满堂在谈起旬阳县的远景


  
  “我是个农民,我是来还愿的”
  
  回到农村,为农民扎扎实实地做几件事情,是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总会计师、现任李家台村第一书记刘满堂心底的一个愿望,“我的老家在北京延庆,与这里一样,村边的河流也向北京供水。因为要满足首都的需要,他们放弃了很多。从全国看,农民为国家发展作出了巨大的牺牲,我深知他们的疾苦”。不加装饰的表白,正像他一身乡土范儿的装束,质朴味道扑面而来。
  
  被安排到李家台村,刘满堂是有点小遗憾的。本意上,他想到一个更艰苦的村庄挂职。可组织上考虑到他的年纪,把他安排在了条件稍好些的李家台村。地处安康市旬阳县城关镇东部的李家台村,虽然靠近县城,交通相对方便,但毕竟地处山区,“水在河里流,人在山上愁”“地在山上,水在山下,人住半山腰”是这里的真实写照。368户村民中,贫困户有91户,占到近25%。村子里的基础设施也处于缺路、缺水、缺电的“三缺”状态。对此,刘满堂倒觉得正常,“我本来就是农民,从小在庄稼地里长大,干过农活,见到农村的一草一木都有说不出的亲切,到这里,太习惯了”。他向当地政府提出,要租住地道的农房,要自己种菜、养鸡。地方政府考虑到生活习惯和上下班的路程,还是帮他选了县城边居民楼里的一套公寓。刘满堂感谢当地政府的好意,“不过,我还是想将来换到农户里,到农村,就要彻彻底底地按农民的样子来”。
  


图为山坡上老旧的民房


  
  从央企老总到村支书,身份有了不小的落差,在外人看来是一个不小的挑战,刘满堂却转化得自然而然。城关镇党委书记周优存说,“一开始,刘书记说向我汇报工作,我都觉得别扭,后来拗不过刘书记的坚持,也就慢慢习惯了”。随着工作交往的深入,刘满堂向县里和镇里汇报工作成为常态,每次汇报时,他都态度恳切,一脸谦和。镇政府的同志评价道,“真看不出是中央企业的领导,毫无架子,尽想着村里的扶贫,对镇里县里的工作也提出很多很好的建议。”
  
  刘满堂则表现得淡然,“作为村第一书记,我严格照中央的文件来履职,要向镇、县领导汇报工作,要与村委会的其他成员保持融洽,不干预村委会的日常工作。当然,县、镇政府也都给了我很大的支持”。
  
  不用说,离别大都市,放弃高位来扶贫,在世俗的眼光里,总显得有些另类,各种嘀咕在所难免。刘满堂倒很坦率,“我来扶贫,集团党组是支持的。有人说,我岁数大了,又加上北京雾霾大,到村里正好可以呼吸新鲜空气,修身养性。可说实在的,我更喜欢北京的气候,这里冬天烧煤,全是烟,很呛人。原来在家里,我给老伴做饭,饭后一起去散步,现在离开家,老伴的晚饭要不凑合,要不就在单位食堂吃,散步的习惯时坚持时不坚持。岳父病重,我也无法守在身边照顾。坦率讲,我之所以还是决定到这里,就是来还愿的。因为农村养育了我,农民的淳朴让我知道感恩,我必须要回报他们”。真情拳拳的话语,有着炽热的温度和沉甸甸的份量,折射出一个老党员、一个军工人历久弥坚的道德底色。
  
  “违背规律的事不干,不因地制宜的事不干”
  
  来到村里,球鞋和一个简易的文件袋成了刘满堂的标配。山路有的地方很陡,他会放缓一下,可大部分时候他都走得很急。电话一个一个打来,他总是非常诚恳地回应。田间地头碰到老乡,打个招呼,然后各忙各的,看上去如同长年一起生活的邻里乡亲一样。“经常见,也没那么多客套”。只是,回过身去,老乡盯的是脚下的土地,刘满堂却勾画着李家台的未来。

  


图为李家台贫困户公示


  
  “第一书记的第一项职能是健全基层组织”。到李家台后,刘满堂认真摸底村组织的建设情况,“村子本身还不错,‘三委’班子和制度是健全的,班子也比较团结,有能力干事,但是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劲头还不足”。作为第一书记,刘满堂给自己提出了三点要求:指导不领导,帮带不帮办,帮忙不添乱。“我的工作就是当参谋出主意,带头实干”“关键在实干,出十个主意,也不如一个实际行动”。
  
  村里捐助贫困大学生,在他的感召下,京里的老同事、老朋友也纷纷援手。财源解决得很容易,可把发放助学金做到精准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了。刘满堂一个一个家庭进行核实,汇款来了以后,又去查询、登记,追踪钱款到手情况,然后再把信息反馈给资助人。一万多元钱,他前后忙了一个月的时间。曾经的总会计师自然对财务驾轻就熟,却决不会像现在这样事无巨细自己动手。他不仅把扶贫的精准要求落到实处,而且把军工行业“严慎细实”的精神也带到了山村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村里的工作。
  
  大雨夜,山上的胡仲满老两口又听到敲门声,不用询问,就知道是刘满堂书记来检查老人的房屋是否安全。到李家台后不久,刘满堂就多次劝说老人下山居住,可老人住惯了几十年的“窝”,只能心领好意。于是,几次逢大雨,刘满堂都会打着电筒小心翼翼地爬到山坡上来探视,自己有事时,会嘱托人关注老人。泥泞中爬坡,困难可想而知,更可怕的是危险,山上发生泥石流对李家台的村民们来说已经不稀罕。但是,60岁的刘满堂却很少计较这些,平时,他一天也要走多少趟山路,“习以为常了,也不觉得什么”。他用一幅攀岩的照片作自己微信的图标,并起了一个“登山者”的名字,形象地契合了他的工作生活状态,透露出他心底的感受和抱负。
  

图为胡仲满老两口


  
  刘满堂就是这样,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担当,全身心地投入到为村民办实事中去,时时刻刻记挂着村里的脱贫问题。他用自己的工资购置电脑帮助改善村委会的办公条件;他想方设法筹措资金将自来水引入每个农户;他不时关注挂在村委会门口的扶贫名单,确保新符合条件的村民不被遗漏;他为村里每一个可喜的变化开心,为村民脱贫热情的高涨喜不自禁……刘满堂的目光所及、头脑所至,完全是李家台和旬阳县的明天。他的喜怒哀乐与村民们的喜怒哀乐交织在一起,难分彼此。他用一个个细节,给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作了最为生动的注解。
  


图为村委会前的扶贫规划及责任人


  
  由于自然条件差,传统种植业、养殖业和外出务工是李家台村主要的收入来源。“秦巴山区是国家确定的水源涵养区域,按照国家对秦巴山区的这一功能定位,工业和城镇化发展都受限制”。但它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“这里的青山绿水和比较适宜的气候条件是最宝贵的旅游休闲资源,发展旅游业最可行,只要咬定目标不放松,一张蓝图绘到底,相信一定能够成功”。
  
  旬阳历史悠久,远溯汉代,就设县建城。县境内有三国人物孟达的衣冠冢、有文兴塔,有郁郁葱葱的植被,油牡丹盛开时,漫山遍野的绚烂。然而大山限制了旅游资源的开发,这些越来越被人关注的原生态景观无法产生更大的价值。刘满堂深知修路的重要和急迫,更明白多年来道路进展缓慢的症结在哪里。他积极联络自己的“娘家”——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,在集团的大力扶持帮助下,修筑一条5公里长的道路申请立项,获得了政府批准。
  
  令刘满堂十分兴奋的,是他的努力带来了放大效应,项目获得审批后,村民自主修路、建设景点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。目前,两个自然村组自己修筑的道路已经动工。据测算,这些道路完工后,全村将形成一个十多公里长的路网,不仅方便生产生活,也给乡村旅游打下较好的基础。
  
  挂职期间,刘满堂给李家台村确定了脱贫的三条路径:一是旅游,二是特色种植,三是工业加工。“要把我们的大山打造成花山果岭;要把油牡丹的种植推广开,让它成为重要的经济来源;还要给村里人提供其他的生计,先从产品的低端加工干起,逐步向中高端迈进”。
  
  他的这些想法,贯穿着一条主线,即把乡亲们自发脱贫的热情激发出来。在他看来,这就是“造血”,“我们共产党人,历来把发动群众作为重要的工作方法之一,一旦潜藏于群众内部的力量释放出来,那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挡我们”。所以,当听到回乡青年王有林有创业打算时,刘满堂按捺不住惊喜,多次登门,与观念相对落伍的家长沟通,向他们耐心解释孩子从南方带回的商业意识对小山村意味着什么,劝说他们支持孩子的想法。
  
  在王有林举办村足球加工厂的方案初具雏形后,刘满堂又积极联系县妇联做好村里、镇里妇女的组织动员和互帮互学工作。他自己也拿回几套球皮,利用晚上的空闲,戴上花镜,对着电灯,在空荡荡的屋里穿针引线,细细琢磨足球的缝制技术,“慢是慢了点,但多少还是找到点门道,与大家一分享,既帮助村民提高技能,也算起到表率作用”。如今,以足球缝制为主要业务的工贸有限公司已经注册,并取了一个寄托村民期盼的名字——圆梦。村里的妇女利用农闲,认真学习缝制足球,用一针一线编织着希望。根据预想,公司开始运行后,妇女们每缝制一个足球,就能挣20元,粗粗算下来,操作熟练者一个月会有1500元左右的收入。在村民眼里,一幅美好生活的画卷正徐徐展开,大伙儿干劲十足,内心里涌动着对“挖井人”的感激之情。八组组长老李一说起刘满堂,总是竖起大拇指,“刘书记,杠杠的”。
  


图为刘满堂在检查村民们缝制的足球


  
  回顾300天里的点点滴滴,刘满堂颇多感慨,“做事情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。勘察村边滑坡体时,我发现了一种岩石,酷似木头的化石,兴冲冲地到北京中国地质博物馆请专家鉴定,满心以为给村子找到了财源,可鉴定结果一盆冷水浇来;又听说国家补贴太阳能,急忙联系县里向相关部门申请,也是希望而去失望而回”。“这样的事儿多了,也更坚定了我当初给自己定下的原则,不符合规律的事不做,不因地制宜的事不做,这一条,什么时候都不能动摇”。古人主张“审微于未形,御变于将来”,刘满堂正是把科学态度和实干精神结合起来,才能够带领全村人,一步步改变着乡村的面貌。
  
  “身为高级干部,考虑事情要更宏观,要能够站在更高的层面”
  
  2015年某月某日,去村民李登科、王大铁家了解情况;去邻村交流经验;
  
  2016年某月某日,带领专家查勘山上的水土流失情况;
  
  ……
  
  这一本工作日记,是刘满堂到李家台村任第一书记以来每天工作的记录,除了休假,他都会花点时间将当天的主要工作作个梳理,以备查询。
  
  “通常11点以后睡,早上4、5点起床,一整天要么走访农户,要么向上汇报,要么考察项目,总之,日程满满的”。
  
  到村子之前,刘满堂就做足了功课。“精准扶贫的关键是精准到贫困户和贫困人口,特别是要消除绝对贫困人口。精准的核心是使绝对贫困人口脱贫,做到‘两不愁’(不愁吃,不愁穿)‘三保障’(教育、医疗、住房安全有保障),要防止‘大水漫灌’。这样,2020年之后,即使执行联合国新标准,扶贫工作也将有一个质的变化,即致富而不是脱贫”。
  


图为刘满堂在介绍李家台村的帮扶情况


  
  “身为党的领导干部,考虑事情要更宏观,要能够站在县、市、秦巴山区甚至全国的层面”。缘于与土地的深厚感情,他对农村和农民问题有长期深入的思考。“战争年代,农民支持了革命;建设时期,农民以其纯朴支撑起国家的现代化事业。今后中国的城镇化、现代化依然离不开农民”。“中国推进工业化进程中,工业品与农产品的剪刀差、对农村人口流动的种种限制,都给农业发展造成了影响”“现在,发达国家的农产品占国家生产总值的1-3%,工业品占30%左右,第三产业产值占到近70%。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产业发展必然会带来农业比重的降低”。“解决农村的根本,在于农业的现代化、规模化和工业化,使农业突破传统模式,使农民走出以往的困局”。
  
  与刘满堂交谈,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的一种焦虑感,“早晨一睁眼,就得把今天要做的事缕一下,任务很重,头绪很多,时时处处都告诫自己考虑周全”。
  
  就李家台的实际情况而言,扶贫的目标今年可以完成,比国家规定的时间提前了3年,而刘满堂并不满足于此。他意味深长地说,扶贫可以有时限,致富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“大力发展二三产业、推进城市化、发展科学教育才是农民脱贫致富的根本出路,这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”。他的想法,是在县里举办一流的教育,彻底改变全县的知识状况,并反复强调这才是致富的根本之路。
  
  如果仔细观察,他略显疲惫的神态里时时会有坚毅的眼神流露,“第一书记通常任期一年,但我提出申请,争取工作两到三年,这样,有些定下的目标就能够实现”。与刘满堂交流,可以明显体会到,他的眼界和思考,来自于责任感,来自于大量的实践,也离不开平时扎实的积累。工作之余,他会忙里偷闲地看看书,会细读《史记》,从经典中寻求启发。打开话匣子,他时而变得激昂,时而归于严肃,话题沉重了,他会调节一下气氛,“到我这个年纪,真是看淡了名利,再往后,也会看淡生死”,既是提醒听者,也是提醒自己,使人恍惚间有了穿越之感,仿佛行走于历史的河流中。儒家的济世情怀、道家的冲虚淡泊历来在传统士大夫身上互为表里。而今天,这种品质正由一群共产党人发扬光大,给予紧扣时代脉搏的全新阐释。
  

分享: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
 


主办单位: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 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   邮编:100048

承办单位: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新闻宣传中心  信息报送邮箱:webmaster@sastind.gov.cn

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  版权所有   网站标识码:bm63000003   京ICP备11007804号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212号